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走进戒毒医院 零距离接触戒毒人员

走进戒毒医院 零距离接触戒毒人员

文章导读: 与戒毒人员进行面对面沟通 近年来我国的吸毒人数不断飙升,尤其是35岁以下青少年,占总吸毒人数的75%左右,怎样帮助他们脱离毒瘾,重新融入社会,成为全世界都很关注的话题。今天就

戒毒人员进行面对面沟通

近年来我国的吸毒人数不断飙升,尤其是35岁以下青少年,占总吸毒人数的75%左右,怎样帮助他们脱离毒瘾,重新融入社会,成为全世界都很关注的话题。今天就让我们共同走进北京高新戒毒医院,与戒毒人员进行面对面交流,探寻他们的内心世界,希望从这批特殊人群的自身经历出发,看看当代青少年是如何认识毒品,拒绝毒品,预防毒品的,也希望能为其它青年的发育和成长敲响警钟。

实例一:母亲助女戒毒曾三次搬家

我们遇到的第一位采访对象是小李,刚满25岁的她,显得非常活泼健谈。她一听说我们是来采访她的,脸上显出一丝凝重,她告诉我们,之前的经历简直可以用劫难来形容。

“我们以前的母女关系很不好,我妈比较强势,然后我属于我妈让我往西我偏要往东的那种。我那时还有暴力倾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为了吸毒,我拿了家里的存折,那时候还和我妈打架,把我妈伤得很重。”小李坦言。

提到自己的妈妈,小李忍不住哭了,她说:“为了让我戒毒,我们搬了三次家,先后从石家庄搬到保定又搬到邯郸,当时我毒瘾发作彻夜不归,她发着39度的高烧还一直在找我。”现在妈妈是小李戒毒最大的动力,她希望戒毒成功后能好好的陪妈妈一起生活。

当被问起内心最触动的一件事,小李感慨道:“在北京高新戒毒医院戒毒期间,我妈每天给我写信,一写就是一大篇,她反思她自己的问题。现在经常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突然间我就醒悟了,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实例二:白领被男友坑骗吸毒十年

贾某曾做过知名企业的主管,从小就独立自主的她,20岁不幸染上毒瘾是她一直追悔莫及的事。“我的第一口是被我当时的男朋友坑的。那时社会都不知道毒品的存在,他跟我说这个是提神的,然后我一吸就是十年。”

对于现在的生活,贾某表示她很知足。“我一直是一个要强的人,再过几天就戒毒成功出院了,我打算出去以后自己做做小生意,可以照顾家里,也比较自由。”提到现在戒毒青年的就业和接纳问题,她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你不能要求全世界都接受你,只要周围的朋友接受你我觉得就很满足了。”当被问起最触动的一件事,贾某坦言,有些朋友无意间知道她吸毒的事情,都专门跑过来看她,鼓励她,希望她能早点戒毒成功,重新开始生活。“从那以后,我更有信心也更坦诚了,但以前我是不愿分享这些事的。”

实例三:文静小伙为戒毒迷茫前行

21岁的小孙是我们的第三位采访对象,相较于小李和贾某的坦诚乐观,小孙显得相对沉默。“我以前也是很容易大笑的,但是碰了毒品以后,无论你开心或者不开心,你第一个想到的都会是它。没多久,我发现我越来越不快乐了,和以前的那些朋友也疏远了。”小孙表示这可能与他戒毒也关系。“我很渴望快乐,为了脱毒,我把自己的手机号换了,和那个圈子的人也断绝了来往。我一直努力去追求新的人生,但有时觉得很少有人能真正理解我,接纳我。”在亲友的帮助下,小孙开始戒毒。虽然在努力地朝前看,但是心中的不确定和自卑感依旧伴随着小孙,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留给我们的思考】

每一次采访结束,我们都是怀着敬意与沉思离开。虽然小李与贾某的乐观让我们看到这批人群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但社会上更多的是像小孙这样内心较为敏感、难以敞开胸怀与外界沟通的人,他们渴望社会的接纳,渴望被平等地对待与包容。医院与家庭已经为他们迈向社会走出了很好的第一步,但是只有社会真正的接纳才能使他们完全的摆脱心魔,不再复吸

   
     顶()顶+1     踩()踩-1     收藏加入收藏     评论()评论+1   
加**为微信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