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明星吸毒、屡教不改的深层次原因剖析

明星吸毒、屡教不改的深层次原因剖析

文章导读: 自1998年摇滚歌手罗琦成为首个被爆吸食毒品的明星之后,对于明星吸毒,公众经历了从震惊不解到见怪不怪的过程。身处聚光灯之下,他们怎样抽上这致命的第一口? 先让我们来看看明星

自1998年摇滚歌手罗琦成为首个被爆吸食毒品的明星之后,对于明星吸毒,公众经历了从震惊不解到见怪不怪的过程。身处聚光灯之下,他们怎样抽上这致命的第一口?

先让我们来看看明星名人形形色色的吸毒事件。

欧美娱乐圈吸毒者众多,还与“毒品文化”有关

“现在我又有了那种感觉,我无法解释,你不会理解的,我并非真正的我,我正处于惬意的麻醉之中,好吧,就一个小小的针孔,没有更多……啊!”这是Pink floyd歌曲《Comfortably Numb》中对吸毒体验的描写。披头士乐队的灵魂人物列侬也曾写下《A Day in the Life》,这首歌一度因涉嫌描写吸毒体验被BBC禁播。

六七十年代,摇滚开始盛行,同时与摇滚一道,作为当时嬉皮士们用来寻求刺激的另一载体大麻——或者说各类毒品成为两大流行元素,早期的约翰•列侬、“猫王”都是毒品和纵欲的代名词,国内有些歌手就受他们影响,比如演员贾宏声,当时的社会甚至出现了各种各样赞美吸毒的音乐和实际体验吸毒感觉的组织。

而公众对于摇滚歌手吸毒的宽容态度更是与这种文化息息相关。在美国,自“垮掉的一代”以降,从文学到音乐,吸毒、纵欲、沉沦作为挑战社会、反叛传统、打破规则、追求自由的密码得以被储存,直至现在,成为明星尤其是摇滚歌手们吸毒的“理论依据”。

吸毒亚文化,也叫毒品亚文化,是美国影响深远的嬉皮士颓废派运动时期,大量的吸毒者特别是青少年吸毒者在美国出现,随之在整个西方国家出现,随之产生了一种与主流文化相对立又并存的亚文化形式,这便是毒品亚文化或称吸毒亚文化。这种亚文化包括一定的社会风尚成分,或者干脆说,吸毒不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毒瘾,而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时尚,一个用来划分是不是“同类”、是否具有共同审美和生活趣味的标准。

第一口之后就很难再回头

国内“吸毒亚文化”不仅仅存在于娱乐圈,而且正蔓延进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特别是在城市青年的集体派对中,吸毒也是他们“增进感情”与建立认同的交际方式。吸毒行为的时尚化、交际性质化,显然给当下的禁毒工作带来严峻挑战。

江苏省行政学院讲师、社会学博士韩丹用了几年时间,先后与60多名吸毒者做了面对面的访谈。他在研究论文《吸食新型毒品的亚文化视角分析》中指出:“在个体从初次接触摇头丸、K粉、麻古到彻底成为新型毒品吸食者的过程中,群体亚文化氛围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些人通常在对毒品的认识上都存在着误区:

1.偶尔吸毒一次不会上瘾

2.吸毒能减肥

3.吸食摇头丸、K粉不上瘾

4.别人吸毒会上瘾,但我肯定不会

5.吸毒可能会上瘾,戒毒就是了

6.我不吸毒,也就不需要了解毒品防范知识

7.有钱人才可能吸毒

因此,他们中的许多人就放松了对毒品的警惕,吸上了第一口,打开了“享乐之门”,但也打开了地狱之门。他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将承受巨大的折磨,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就是毒品。一旦染上,就很难再回头,一个人的人生将因此而彻底改变。

懂法知法是不犯法的基础

武汉某高校女生贩毒被抓后接受讯问时竟不耐烦地问:我还等着回去上课呢!法盲之态毕露!

毒品分违法和犯罪两种。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达到以下标准的,则有可能被判死刑:

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一百克以上;大麻油五千克、大麻脂十千克、大麻叶及大麻烟一百五十千克以上;可卡因五十克以上;吗啡一百克以上;度冷丁(杜冷丁)二百五十克以上(针剂100mg/支规格的二千五百支以上,50mg/支规格的五千支以上;片剂25mg/片规格的一万片以上,50mg/片规格的五千片以上);盐酸二氢埃托啡十毫克以上(针剂或者片剂20μg/支、片规格的五百支、片以上);咖啡因二百千克以上;罂粟壳二百千克以上;上述毒品以外的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同样是持有毒品并吸毒,为什么李代沫、房祖名被判容留他人吸毒罪,而尹相杰被判非法持有毒品罪?

答: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为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提供场所的行为。非法持有毒品罪,是指明知是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或者其他毒品,而非法持有且数量较大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对非法持有毒品罪的规定如下:非法持有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非法持有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13号)对《刑法》中有关非法持有毒品罪中所言“其他毒品数量大”作出如下规定:(一)苯丙胺类毒品(甲基苯丙胺除外)一百克以上;(二)大麻油五干克、大麻脂十千克、大麻叶及大麻烟一百五十千克以上;(三)可卡因五十克以上;(四)吗啡一百克以上;(五)度冷丁(杜冷丁)二百五十克以上;(六)盐酸二氢埃托啡十毫克以上(针剂或者片剂20ug/支、片规格的五百支、片以上);(七)咖啡因二百千克以上;(八)罂粟壳二百千克以上;(九)上述毒品以外的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从尹相杰处查获的毒品数量已达到上述法律法规规定的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种类数量标准,而从李代沫、房祖名处查获的毒品种类和数量不符合上述条件。

明星名人吸毒事件被娱乐化消费

近年来,有关明星名人吸毒的消息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一旦出现明星涉毒事件,媒体对该类事件的报道往往占据都市大众类媒体、门户网站和其他各类娱乐媒体的头条或重要位置,但高频的明星名人涉毒报道和青少年防毒意识、法制观念的淡薄形成鲜明对比。《齐鲁晚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在校学生认为吸食大麻不算吸毒,反而当成一种时尚;有的青少年从中发现了“生财之道”,近年来大学生制贩毒案例层出不穷,多是为赚零花钱,甚至只是为了买一部苹果手机。明星涉毒事件被媒体尤其是新媒体如网络媒体不良宣传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片约不断、疲于奔命:白天见面会、发布会、首映礼、广告代言、剧组拍戏,晚上逛夜店、醉酒吧甚至吸毒品,从不读书看报,也没系统学习,再不跟外人接触,把自己慢慢封闭起来,变得孤陋寡闻……这是很多年轻影视演员真实的生活写照。创造机会切实提升青年文艺工作者的知识储备、个人修养和社会责任感迫在眉睫。

文艺工作者的生活作品比荧屏作品更需要责任担当。众目睽睽下的艺人有义务塑造好自己的“生活作品”,做到“表里如一”,避免受众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无论你名气有多大,也必须遵纪守法。倘若以为是名人、明星,便可明目张胆地挟众人之势冲撞道德和法律的红线,那么到头来只会落得灰头土脸,甚至身败名裂。

作为公众人物,文艺工作者究竟该追名逐利还是崇德尚艺?答案不言自明。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倘若失去了“生活作品”的责任担当,明星可能会成为“另类名人”。


   
     顶()顶+1     踩()踩-1     收藏加入收藏     评论()评论+1   
相关热词搜索:戒毒信心 戒毒志愿者
加**为微信好友